妈妈亲历:带孩子到香港读书不必担忧身份成见

发布时间:2016-03-15     来源:未知 查看:打印  关闭
...

  文/袁进

  多年前看过一部动画片《虫虫特工队》(A Bug’s Life),印象很深的一个画面是,充斥独创精力的小蚂蚁飞力(Flik)刚从乡间来到城市,看着斑驳陆离的都市场景,一边向城区迈步一边喃喃自语:“融入!必定要融入他们!”

  和飞力一样,自我分开故乡后,“融入”这个词儿就不断在我耳边回荡。与飞力对自己说“融入”时的状况相似,“融入”这个词儿与其说是给人打气,不如说更让人缓和、焦急。它语焉不详,暗含的意思是你与那个要融入的集团是不同的,你得尽量转变自己,争夺把自己变成那个团体的一员。

  但任何地方都有各种不同人群,岂非需要融入所有人群吗?怎么可能做到?今天我就和少年商学院微信朋友们分享一下,我带孩子在香港求学如何“融而不同”的故事。

  何不把粤语时段当成一种福利

  我们来香港后,在与朋友的闲谈中,以及各种传媒上,也不时会涉及到与当地社会的融入问题。诚实说,没有小朋友时,我并不太关怀这个问题,但有了小朋友后,因为小朋友在成长进程中不可防止要与社会的方方面面接触,也就面对了所谓融入的问题。

  当年小朋友在一家国际幼稚园上大班时,我们和其他家长一样,面临小学的选择。除了本国家长以外,香港和大陆的家长都在本地和国际小学之间有所犹豫。香港家长考虑的主要是教学理念问题,大陆家长除了教学理念还有小朋友是否适应本地文化的问题。

  我还记切当班里一位大陆小朋友的妈妈听说我给孩子选了间本地小学时,她问我:“学校里本地学生多吗?”我说:“绝大部门都是本地学生。”她听了很吃惊: “你胆子真大!” 我很理解她的担心:怕孩子因为语言问题,课堂学习会有艰苦,课后社交会被排斥。

  这些担心我多少也有,所以实际上,我胆子没那位妈妈想的那么大。我给小朋友选的虽是本地小学,但教学语言是英语,中文科则是用普通话授?,而且学校十分器重普通话的学习,请了很多讲尺度普通话的老师,还为家长开有普通话学习班。当然,究竟是本地学校,学校有些课像数学、宗教也会用粤语教,聚会时常常会有粤语讲话,同学们下课游玩许多也会讲粤语。我把这些粤语时段看作福利:小朋友可以多学一种语言。

  为孩子择校时须要斟酌的因素多了

  从为小朋友找小学,我发明香港的学校真的是形形色色,家长真的需要依据自己的需要进行挑选。从教程取舍看,有本地学校和国际学校;从教养语言看,有粤语为重要教学语言和英语或普通话为主要教学语言的学校;从办学团体看,有政府、各民间团体(包括各种教会、商会、乡亲会、同学会等)办的学校;从办学理念看,有传统学校和活动教学的学校。

  有家长打定主张让孩子未来去英美读大学,就会倾向于国际学校;有的则认定了香港本地的高校,就对本地学校情有独钟。从教学语言看,与个别大陆人懂得的不同,香港的本地学校并不都是粤语教学的,还有英语教学的英文学校。而且,固然数目未几,但即便在中文尚未成为法定语文的港英政府时代,香港也有以普通话为教学语言的学校。

  就算不谈语言,单就学校的理念和政治倾向来说,其实香港各类家长都在费心。有家长担心孩子从小被灌注宗教而避开各类教会办的学校;另一方面,也有家长因为一些教会学校里听不到多少主的声音而不满。政治倾向则更令人担心。

  最近多少年,香港社会氛围多少有种适度政治化的倾向,任何标题,只有有心人将之政治化,立即就能让一些人冲动起来,开端口不择言,甚至不能把持自己的行为。而这些人的言行,很难不让家长们忧心,怕无辜的孩子成为一些人发泄的对象。

  不仅大陆家长,甚至有些香港家长在选学校时也会担忧孩子因家庭背景而在学校被排挤。我曾听友人讲她意识的香港警察家庭,家长在占中后,据说有学校因老师宣传警察的负面形象而导致孩子在学校被排斥,于是在选学校时特地探听学校的政治偏向。实在,不少直资跟私破学校口试也是在看家长的理念是否与学校合拍,合拍大家才相处高兴,谁也不想自找没趣。好在香港的学校多元化,家长能够尽可能地抉择与本人的理念相符的学校。

  让孩子加入体育运动,是最好的融入手腕之一

  小朋友上学后,我们也不时地有机会与老师和其他家长沟通。我们都能听懂大局部粤语,但不太能说,好在学校老师不是会一般话就是会英语,家长良多都会英语,有不少能说一点普通话,所以我们在与老师和其余家长的沟通方面尚未遇到语言障碍。独一有语言阻碍的是校车司机和跟车阿姨,但可以书面交换,以及小朋友们临场帮忙翻译,每次的问题都能化解。

  说到小朋友课外与同窗的交往,当初小朋友上学放学都是校车来去,天天回到家后做完作业、吃好饭、温习一下,基础就到了该洗洗睡的时候了,与同学的交往机遇仅限于三个稍息时光和学校组织的一些运动。荣幸的是,我们采用了成熟园老师的倡议,在为小朋友寻找群体体育活动时,找到了一家当地华人的青少年橄榄球会,小朋友在学校之外又有了与人来往的机会。

  香港有很多青少年橄榄球会,因各寓居区居民组成不同,有的球会以欧丽人为主,有的以华人为主。我们就近找的球会都是以华人为主的。先找的一家一直没有给我们覆信,后来找的大坑东少林榄球会则很热情,邀请我们去观摩,给我们先容球会的情形,教练还告诫我们主要让孩子玩,不要强迫孩子。

  小朋友从刚开始站在场上手足无措,到现在开始能随着奔驰,快两年的时间里,不善于运动的小朋友成就并不凸起,也曾被小队友们埋怨拖后腿,但教练们始终耐烦教诲、热忱激励。在榄球会一年一次的聚餐上,有香港家长上台发言,讲述自己的孩子当初由于有好动症之类的问题如何被别的团体谢绝,但被大坑东少林榄球会接收,孩子在球队缓缓成长的经历,让人动容。

  因为球会的爱心和勉励家长参加,有些家长成为了教练或教练助理,和球队的其他教练一起,每个礼拜天任务率领孩子们练习和参加竞赛。小朋友的老爸就是这样参加了教练员步队,除了和教练们探讨如何教小朋友们打球,还打牌、吹水,甚至探讨波及大陆与香港的一些热门问题,包含前年的占中和最近的简体字问题。

  对身份的偏见只是个例,我们曲解了香港

  这样是否就是“融入”了?兴许吧,至少咱们与学校和球队不心心相印的感到。有人也许会问我是否在街上有过不愉快的阅历,当然有,而且就是针对我是大陆人的。但这种针对身份的成见我在其它处所也碰到过,并且只是个人行动而非轨制设计的成果。

  其实,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世界各地都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与你不合的人,也有与你相投的人。对分歧的人,所谓融入的尽力没有必要;而对相投的人,融入则是天然而然会产生的事。香港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希尔顿,原来就是由不同地方来的人组成的,有大陆各地的,还有其它国度的;即使原住乡民也不同,有说粤语的,还有讲客家话的。不同地方的移民,他们的背景、语言和文明,丰盛着这个中西交汇之地,这恰是香港的奇特之处,也是这个城市吸惹人的地方之一

责编:吴婷

本类栏目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