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柱冤屈翻案 入选公民党首位女主席

发布时间:2016-03-26     来源:未知 查看:打印  关闭
...

  【财新网】(记者 徐和谦)在今年一月大选失败、原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引咎辞职后,当初曾获国民党提名又遭撤换的洪秀柱,终于在3月26日举办的国民党主席补选中获胜,以78829票、56.16%的得票率,成为国民党建党121年以来的首位女主席。

  此次的补选投票从3月26日早上8点开始,下战书4点停止,按时缴交党费且未因各种理由被停权的有投票资格党员共有33万7148人,投票率约为四成一。实际介入投票的党员超过14万人。在开票开始后,洪秀柱在大多数选区都得到多数支持,并以超过五成的得票率免经第二轮选举,直接获得胜选。

  这次党主席补选,也是国民党开端举行党员直选党主席以来参选人数最多的一次选举,除了刚卸任台湾立法机构副负责人的洪秀柱以外,还有国民党代办主席黄敏惠、资深“立法委员”陈学圣,台北市议员李新等人投入选举。排名第二的黄敏惠则获得4.6万余票,与洪秀柱的得票落差明显。

  自从去年10月,洪秀柱被以朱立伦主导的国民党中心,以选情连续不振为由,废除“大选”提名资历后,同情洪秀柱、并支持她在选后争取国民党主席职务的劝进声浪,就陆续从国民党的基层支持者中传出。

  然而,洪秀柱在两岸议题上,比该党现行政策还要更为贴近同一光谱的意识形态取向,以及她更为好斗、常与政敌唇枪舌剑的政治性格,都让党内不少中高层都担忧,一旦洪秀柱主导党权,在此次选举中,已经流失大批青年选票和旁边选民的国民党民心基础,恐将进一步窄化。

  面对党内有不批准见者,将她贴上“急统”的标签,洪秀柱也回击说,“本党假如不能透过这次主席选举,厘清本党应当要保持的阐述,而还是‘拿香随着拜’,最后恐因咱们的怯懦、含混与乡愿,而自毁前程”。她还说,寻求两岸的跟平,相对不是轻松的目的,然而已经败选的公民党,“不任何理由再闪躲了,只有坚持走对的路”。

  在这次的党主席补选中,洪秀柱仍一本她在去年国民党“大选”初选中的本质,以恢复国民党的意识状态核心内容为号令,并称当国民党失去论述的才能、理念和核心思维之际,国民党“不仅简直被年青世代所摈弃,更敏捷散失社会支持的基础”,“如果我们再不正视核心价值空泛化的危机,那么中国国民党的运气,就真要终结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了”。

  在两岸问题上,洪秀柱称,在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中选台湾地区引导人之后,未来两岸关联日趋严格,民进党和大陆之间,“就像两台疾驶的火车,将要对撞”。她主张,两岸应顾及双方的中心坚持,同等、尊严地彼此交换,并在得到台湾人民赞成签署《两岸和平协议》的条件下,与大陆共同许诺、独特宣示两岸“分治不分裂”,以换取两岸久长的和平。

  因为洪秀柱入选的这一任党主席,和上任党主席朱立伦,都是在替于2014年11月的因败选辞职的马英九补足任期。因而,新发生的党主席任期只有约一年半,到2017年8月又须交接。选前,已经68岁的洪秀柱曾说本人的重要义务是帮助国民党增进世代交替,但是,她并没有消除自己明年还将持续争夺连任的可能性。

  在这次党主席补选中,洪秀柱的主要对手、出生台湾处所政治家族的原嘉义市长黄敏惠,曾批驳洪秀柱提出的超出“九二共鸣”、迈向两岸“一中同表”等勇敢路线,“我们现阶段无奈认同,台湾国民也有太多疑虑”,“这从去年‘大选’民调直直落的情形就很明白。”

  洪秀柱当选党主席后,曾在去年大选期间,串联酝酿撤换洪秀柱作为地区领导人候选人的党内本土派别,是否将与国民党中央渐行渐远、甚至陆续脱党出奔,进一步减弱未然大幅萎缩的国民党实力基础,将是岛内政坛下一步察看的重点。

  黑马窜起于危局

  现年68岁的洪秀柱是岛内资深女性政治人物。但在去年4月,她发布投入国民党地区领导人的提名初选以前,从政多年、语言锋利而不留余地的洪秀柱,却从未跻身过具全台影响力的政治首脑之列。

  洪秀柱祖籍浙江余姚,父亲于内战中随国民党政府迁台。来台后,其父曾因批评时政而入狱三年多,导致洪秀柱儿时家景艰困清贫。因此,洪秀柱也自承自己是1950年代台湾“白色可怕”的受害者家庭一员。当洪秀柱就读高中、被师长发动入党时,其父只抛下一句“随意你”。

  从1989年,中学训导主任和基层党干部出身的洪秀柱从政以来,始终只担负“立法委员”职务,从未竞选过地方县市的行政首长、也从未被选拔至任何“内阁”部分负责人的岗位上。

  而她对岛内众多社会议题,如反对废止核能、反对破除逝世刑等问题上所采用的赫然守旧态度,以及她比岛内政坛主流更显踊跃大胆的两岸路线主张,都与岛内具全局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往往前怕狼后怕虎、力求八面玲珑、防止争议性主张的作风大相迳庭。

  从前25年来,洪秀柱在“立法院”中的问政,多专一于文教、医药、妇幼关心、社会救助等公共政策范畴。在2012年至2016年间,她因已连任八届“立法委员”的资深辈分被同寅推荐为“立法院副院长”,直到2016年2月新一届“立法院”产生后卸任。但直到去年4月她宣告参与国民党党内初选时,起初都还只被外界视为是藉己身参选、以抛砖引玉的激将者。

  跟着时光的推动,党内外开始有部分力气向洪秀柱凝集,使其参选到底的自负日渐加强。

  即使很多人质疑她大众基本不广、行政历练缺少、不具备工商界人脉、长期只在“破法院”体系任职、与台湾中南部宽大城乡地域缺乏渊源、意识型态颜色过于浓郁等毛病,但洪秀柱仍以其身为惟逐一个完成初选登记程序的候选人之姿,坚不退选,也不愿与党内其余要角进行和谐或交流。

  洪秀柱力抵各方劝退游说、坚持将初选程序进行到底的决议,和她对本身主意坦白直言不惧争议的风格,推翻了长期以来国民党主流政治人物温吞、乡愿的形象,和面对对手攻势时的惧战性情,使部份基层支撑者颇感振奋,终于跨过民调门槛,成为独一实现初选程序的候选人,并取得国民党提名参选。

  提名遭撤引普遍同情

  但在去年10月,国民党中央却在时任党主席朱立伦的主导运作下,以选情不振为由,召开常设全代会废止对洪秀柱的提名,该由自己瓜代上阵。当时,马英九曾慰勉洪秀柱说,“她的毅力、勇气与冤屈,令人敬仰与不舍。”

  在决定废止其提名的党代会上,洪秀柱仍说,不论暂时全代会的决定是什么,她都会尊敬,“党可以不要我,但我不会废弃党。”

  面对在竞选中,曾有其他国民党人对自己两岸政策的责难,洪秀柱则再次为自己的主张高声辩解。

  洪秀柱说,国民党目前在两岸政策上“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论述,固然为两岸交流做出了出色的历史奉献,但是它仅能保持两岸关系“懦弱的稳固”。她还称,自己提出更进一步地,在尊严、平等等前提下,与大陆签订两岸和平协定,“不是投降也不是卖台”,“和平是人民的共识,和平协定当然合乎主流民意”,“如果本党的“总统”参选人不敢坚持这点,这才是违背党章,背离民意“。

  洪秀柱还说,“一个政党能够失去一次选举,但是不可以失去她的灵魂;可以失去她的幅员,但不可以失掉她对价值的追求。成败输赢本是常态,但是失去党魂、党德与路线,这个党必将灭亡”,自己“孤臣可弃,但毫不折节”。

  此次,洪秀柱在国民党于大选后惨败的重重困局中胜出,成为国民党再次下台后的首任党魁,也使得台湾首次写下国民党、民进党两大政党首领均为女性的历史纪录。

  去年,洪秀柱在失掉党内提名拟参加大选之际曾说,盼望自己与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之间将进行的两位女士的选战,可能重塑社会的观感、创下民主的典型,“不管谁输谁赢,社会都不能决裂,台湾也不能没有将来”。

  于今,国民党与民进党将主客异位、实现台湾的第三次政党轮替,而两位女性政治人物对台湾民意的竞逐,在两岸路线上的拉锯,也将进入新的回合。


本类栏目列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