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个电竞专业揭秘-学生并非都有网瘾,也会厌学

发布时间:2017-01-20     来源:未知 查看:打印  关闭
...

  磅礴新闻网讯:电子竞技行业迅猛发展,在高校里催生了一个新的专业——电竞专业。

  在这个专业里,有一群特殊的学生“天天打游戏”。“从游戏少年到电竞教师”,相比于传统的教师和学生,他们的关联更像“战友”。

  2017年1月,澎湃新闻专访内蒙古锡林郭勒职业学院电子竞技专业(国内首个电子竞技专业)的教导主任兼电竞教师吴昊。

  16岁开始接触电竞游戏,如今成为一名电竞教师的他,看着这些学生面对游戏时眼中一如他往昔的兴奋与激昂,忍不住感慨:“跟现在的孩子相比,真有种生不逢时的感到,懊悔年青时没有赶上好时代。”

  2016年3月,阿里体育宣布启动的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总奖金为550万美金。吴昊认为,随着各种资金越来越多的汇入电竞行业,电竞专业的学生无疑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

  不外,他也坦言,电竞专业的学生并没有外界所猜想的那么神秘,“他们和普通学生一样,也会有学习的压力,也会有厌学的情感,并不是一群网瘾少年。平时爱玩游戏的人,上课每天打游戏,也会打得要吐了。”

  从“游戏少年”到电竞教师

  2003年,16岁的少年吴昊第一次接触网络游戏。

  那一年,以体育类竞技游戏为主要内容的《电子竞技世界》节目开播,同年,电子竞技成为中国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承认的第99个正式体育项目(后该批为第87个)。

  这档电竞节目对于新世纪初的电竞喜好者们影响深远。但新事物的成长却并非一帆风顺,2004年,刚刚萌芽的电竞节目暂停播出。这年4月,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制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标告诉》,《电子竞技世界》被迫停播。

  只管如此,中国的电竞仍是以惊人趋势迅猛地发展。

  就在这以后,中国的电竞行业时常在各种国际大赛传来喜报,电竞俱乐部也应运而生,国内开始呈现一些职业电竞选手,也有越来越多电竞赛事为这群追梦少年供给平台。

  也是这一年,刚接触电竞游戏一年多的吴昊到达了本人游戏生涯的高峰,在CS的枪战世界里,他是“枪神”一般的存在。他和“战友”组建的战队“沙尘暴”,席卷了内蒙古CS枪战竞赛,持续三年蝉联省级冠军。

  回忆起那段在阴暗的网吧里打游戏的时间,吴昊的语气中还有些兴奋,“团队游戏都需要交换,所以我们一般都是在楼下的网吧打,一打就到清晨二三点。”

  后来,为了更便利探讨战术和训练,吴昊和战友开端租房打游戏。尽管吴昊已经在电竞的道路上拿下了不少奖项,但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父母,都不认为“这会是一条生存的道路”,吴昊也坦言:“不论是外界还是我本人,对自己的评估都不高。”

  因此,当时即便打游戏打到深夜两三点,第二天吴昊都会按时到学校去上课,“没有旷废过学习,高中也没有因为打游戏翘过课,该上的我也都会去上。”而父母对他的管教则是:“只要学习能跟上,任由我的兴趣发展,但我知道他们确定是不喜欢我打游戏的。”

  就这样,吴昊一边保持打电竞,一边和一般的高中生一样,尽力学习准备考大学,走上一条父母们眼中的“正常道路”。

  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如海啸席卷而来,刚刚萌芽的电竞行业也遭受重创,电比赛事相继撤消,电竞俱乐部入不敷出,甚至游戏媒体都没能防止这场经济危机造成的影响。

  这一年刚考上大学的吴昊,遇上了这场近乎“灭绝性”的危机,在行业一片灰暗的前景里,吴昊和战友们看不到电竞发展的未来,更加无法想象,短短数年后,电竞会迎来一个如斯光辉的时代。

  高考停止后,吴昊在持续学业和出去工作中彷徨不定,终极选择了后者,前往一家发电厂工作。每天重复的工作内容让他不久就感到了沉闷,他用“压抑”、“枯燥”来形容在发电厂工作的那两年半。

  那段时间里,吴昊偶然也会通过打游戏来放松,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电竞行业再次席卷而来,如雨后春笋一般蓬勃发展,即将,内蒙古成立了第一个电子竞技协会。

  看到电竞发展越来越好的势头,吴昊心中早已磨灭的豪情又重燃了起来,他辞掉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重新回归到了电竞行业,在内蒙古电竞协会做幕后工作。

  在内蒙古电竞协会,他遇到了自己曾经的“战友”,一起组织各种本土比赛,向全国的电竞俱乐部输送优秀电竞人才。他感到,这才是他喜欢做的事件。

  分开电竞行业近3年,电竞的发展早已超越预期,吴昊幸运搭上了国家发展电竞行业的顺风车。

  2016年8月18日,内蒙古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内蒙古网客电子竞技有限公司与锡林郭勒职业学院携手开设了国内首个电子竞技专业。吴昊通过协会推送,成为该专业的电竞教师。

  现在,作为国内首个电子竞技专业的教诲主任兼老师,吴昊既要管好学生的生活起居和学习,又要经常回应外界对电竞专业的各种质疑和预测。从与他的谈话中,能够听出他对学生像孩子一般的维护。

  电竞专业的学生也会“厌学”

  2016年9月,锡林郭勒职业学院迎来了第一批电竞学生,全班有36人。

  这些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一半是内蒙古生源,年龄都在16岁到18岁之间,正是打电竞的“黄金年纪”。在录取时,除了初中毕业的要求,学院还会组织一场特殊的考试——打比赛。

  “我们要求这些学生至少要掌握一项热点电竞项目,并且达到中上等水平,避免在教学过程中涌现水平不同的现象。”吴昊说,选择什么类型的竞技游戏项目,就进行相应类型的几局游戏,“老师们都是资深的退役选手和游戏行家,很轻易就能看出学生的水平、操作和天赋,从而判断他们上报的资料真实情形。”

  吴昊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第一届招生时,有近50名学生前来报考,但最后通过考察的,仅有这36名学生。

  “有学生过来学校只是想打游戏,只喜欢英雄联盟,不喜欢射击类游戏,或只喜欢打游戏。”吴昊说,学校一共开设了6门专业课,涵盖了英雄联盟、DOTA2、穿梭火线、炉石传说等5款游戏和基础理论,“在入学前我们就会给学生打好预防针,明白表示5款游戏都得学。”

  “第一个学期我们主要向孩子灌注一种理念:要是这个游戏没有了该怎么办?因为电子竞技行业新陈代谢很快。”吴昊说,基于这样的斟酌,学院尽量让学生接触更多主流游戏项目,同时也教学他们一些电子竞技发展史等基础理论。

  作为国内首个电竞专业,吴昊他们既没有案例可借鉴,也没有经验可吸取,甚至电竞专业连相关的教材都要老师们自己编写。

  吴昊说,学院的课程支配和作息和普通学校都是一样的,上午、下午按课表上课,中午午休,晚上自习,天天给学生5个小时的实操课,“该玩的时候一分钟都不会少他们,但也会限制他们玩游戏的时间。”

  吴昊告诉澎湃新闻,这些学生也和正常学生一样,并非都是“网瘾少年”,有时也会出现厌学的情况,“平时爱玩游戏的人,上课天天打游戏,也会打得要吐了。”为了让学生能劳逸联合,学院还专门配置了健身房。

  11月,开学两个月后,锡林郭勒职业学院电竞专业迎来了首次期末考,共有6个考试科目,5款游戏和电子竞技发展史。如《英雄同盟》科目,考题主要由选择题、填空题和简答题组成,既考核该款游戏的基本知识,也考察实操内容。

  考试的成果让教师们颇为意外,整体有三成学生不及格,就《英雄联盟》单科来看,班里就有近四成学生成绩不及格。

  对此,吴昊也很无奈:“这也是我们没想到的,我们招收的孩子大多数是中途辍学,或只顾着玩游戏平时不上课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学习立场也比较懒惰,一根筋地打游戏。”

  吴昊说,学校目前共开设了12门课,除了6门电竞相关课程外,还有6门国家必修公共课,“孩子想进步程度,想当职业选手,所以他们不想上文化课,但期中考试以文化课为主,所以导致了超过三成不合格。”

  此外,吴昊说:“我们的专业课程涵盖了5个游戏,有的孩子不喜欢射击类游戏,所以就考不好,有学生两门考得好、三门考不好,就会有超过三成不及格的现象。”

  他告诉澎湃新闻,日常的教学中,教老师也注意对学生的引导,“让他们清楚想要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就需要多接触一些其他游戏,而对于一些学习文科课才能确切不行的学生,学校会给予一些照顾,不让他学习那么深的文化课。”

  在教学中,教师们也都尽量深刻简出,以学生能接收的方式讲课,“我们是每个老师负责一个游戏,将实践知识,包含整个游戏的形成、发展、怎么玩,以及一些游戏术语、经典套路,不会讲得太深。”

  并非每个学生都能成为职业电竞选手

  尽管电竞专业各方面都还处于探索阶段,但据吴昊介绍,现在已经有个别学生会与职业战队协作打比赛,“36个学生里虽然大部分还达不到打职业比赛的水平,但现在也有10来个学生,天赋是比较突出的。”

  吴昊说,学院会时常举办一些全省性质的电竞比赛,来锤炼学生,“开学两个星期的时候学校举行了一个职业大赛,我们的战队就拿了冠军。”

  固然战队的成绩不错,但吴昊表现,并非每一个学生未来都能成为职业电竞选手,“这实在是和学习一样的,电竞专业也有优等生和差生。”

  他以为,走职业选手这条路首先是天赋,“天赋就是没有经过任何训练,他的反映操作就能达到不错的水平。”他不倡议天赋不够的学生走职业电竞选手这条路。

  吴昊说,尽管现在学生要同时学习5个游戏,但如果有学生的天赋偏向于一个游戏,学院也会及时进行调整,“人不可能是完美的,有的学生除了打DOTA有天赋,其他游戏技巧都一般,我们就让他专攻这一块,如果未来这个游戏不行了,学校还会给他计划其他的发展门路。”

  他告知澎湃新闻,学院里打得好的学生会被输送到电竞职业俱乐部成为职业选手,成绩一般的学生则会推荐做俱乐部的幕后或赛事讲授等。

  此外,吴昊说,假如有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并不适合电竞专业,学院教师也会和他自己进行沟通,提议转专业,“我们并没有淘汰机制,究竟电竞专业也是学业,它和其余专业一样,只能说适合与否,没有强迫的权力让学生退学。”

  但目前为止,锡林郭勒职业学院都还没有学生提出过被建议转专业,都在朝着职业电竞选手的道路不停的努力。

  如今,随着电竞行业的迅猛发展,锡林郭勒职业学院已经无法知足电竞行业对人才的需求,2016年12月21日,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正式将电子竞技带入到了全日制本科高校中,将在2017年开设艺术与科技(电子竞技剖析)专业。

  2016年3月31日,阿里体育宣布启动的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总奖金为550万美元。对此吴昊不禁感叹:“电竞市场太大了,100个孩子有95个都喜欢。而且现在电竞行业的发展太爆炸了,趋势很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