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教热”调查:盲目的国际化 扭曲的起跑线

发布时间:2017-09-30     来源:未知 查看:打印  关闭
...

“外教热”考察:盲目标国际化 扭曲的起跑线

半天班、全天班、一对一教学……近年来,各类早教及英语培训机构在我国各大城市连续炽热,其中最热门的元素莫过于外教。半月谈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一些外教并非来自英语母语国家,更不具备相关从业资格证和经验。面对“外教热”家长还需坚持客观沉着。

  外来教师“好念经”

在深圳福田区东海城市广场,几名加入完户外活动的儿童,跟着外教走进一家主打私立英式精英教育的早教中心。

顾问老师Vila是一名中国人。她告知半月谈记者,该中心为纯外教授课,有7名外籍老师,都是海外直聘,且具备早教资格证书。“一个星期来一两次的效果很有限,不如给孩子一个全英文环境。中国人教英文和外国人差别很大,思维不同,外教的抒发方式更优。”

半月谈记者懂得到,该中心课程分为全天班和半天班,共40个学位。“现在很多孩子都在等位阶段,学位已排到年底了。”Vila说,暑期全天班价钱为每月12000元,还需另缴1000元的学位注册费。“9月起开学的半天班价格为58000元一学期,时长5个月。”

“纯外教很有赞助,儿子回家之后时常蹦些英文出来,他在用英语的思维思考。”把孩子送到该中心的一名家长说,希望孩子以后走国际化路线,所以不斟酌公立学校。

“我家楼下原来有一所公立幼儿园,但我仍是把孩子送到几公里外的一所私立幼儿园,因为那里每个班有一个外教,全天陪同孩子学、玩、唱、跳,效果确定会不一样。”一名李姓家长说,“在那里,中文教师不外是帮助教学。”

实际效果难判定

不过,有些家长也持有不赞成见。“外教授课效果跟我本人在家教他差不多。”蔡女士坦言,在家与儿子进行英文对话时,也没听到他讲一些新的东西,“很难断定上外教课的实际效果如何”。

位于深圳南山区的一所幼儿园对今年9月入园的儿童撤消外教课程,现有的3名外教新学期也只保存1名,只给往届学生上课。“可能每个人对英语的感到不一样,我们小时候没学英语,长大后还是能够学得很好。”该园课程主管王老师说,对于幼儿园孩子,有没有外教差异不会太大,“许多家长据说取消外教课也没有反对”。

半月谈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主打逻辑思维训练的机构并没有一味地推崇外教。“提议选择中国老师,他们的英语很好,课都排满了。”一所早教机构的课程参谋周女士说。

该早教机构注重脑力开发,门店有2名中国和1名外籍老师教授英文早教课程。一小时的课程内容包含问候、闪卡、盘算、推理等近20个环节。老师需要倏地地操作教具,教学大批内容。

“外教在闪卡等环节的操作不是那么利索,衔接性不是太好。”周女士说,中国老师在教具操作方面较为纯熟,更能关注到孩子的心理。“外教对中国文化没那么了解,不一定懂孩子的心理。”

“黑外教”需小心

近年来,一些处所呈现“黑外教”。半月谈记者了解到,不少城市聘请外籍教师有明确严格的程序。在深圳,聘请学校依据相关规定,必须获得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外籍教师在深圳任教均需取得市外国专家局核发的外国专家证。该许可由聘请的学校(机构)提出申请,报市外国专家局审批。深圳市外专局相关责任人表示,学校聘请外籍教师必需来自母语国家,还需两年以上工作阅历。

规定不堪称不严,但落到实处却未免“缺斤短两”。半月谈记者在一些城市幼儿园调研发现,一些幼儿园的外教没有工作签证,属非法就业;更广泛的是用非母语国家“老外”来鱼目混珠,市场上来自俄罗斯等非英语母语国家的英文外教不在少数。

“在深圳办幼儿园,聘请一名合格英文外教1年至少要20万元,详细到每个孩子,每月收费需要在5000元以上才可以本。”一所幼儿园招生办主任表示。一位教育专家对半月谈记者说,聘请外国人如果是非正常就业的,可以省去申请、治理、年检等诸多中间环节,大幅度削减办学本钱。

半月谈记者访问发现,对于聘任外教的培训机构或幼儿园,许多家长重视牌子、招生宣传简章以及教导部门认定的资质,基本不会去审查外教资格证。

不应盲目追求“国际范儿”

采访中,不少家长认为,孩子跟着外教学习,有助于以后说一口流畅纯正的英语,也能让孩子造就国际视野、了解多元文化。

专家表现,目前不少家长对于国际化教育的认识存有误区:一是只要是外国人就是外教。二是晚一点学英语就不行,从幼儿园开端就要上外教课。三是中国老师不如外教,教不好英语。

武汉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研究所所长戴正清以为,对于儿童教育,中国注重规范的教学,而外国的教学方式和内容则较为个性化,课堂上的互动运动和游戏更能吸引孩子,有助于儿童在素质方面的熏陶。假如外教老师语言才能好、有及格的资质和相关教育经验,国际化教育的确有利于儿童在语言学习和思维视线方面的发展。然而,现在有许多不正规的外教,除了口音不标准、儿童模拟后难以改正外,他们的消极立场、不良生活习惯和一些极端思维等,也许会对儿童造成负面影响。

“在中国的教育模式下,学生的知识基本较为扎实,国际化教育的知识容量较小。”戴正清说,如果孩子在早期接收了国际化教育,再回到中国公立教育体系,可能会不适应,涌现难以衔接的情形。

武汉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教授周保国说:“如果教学前提较理想,把学习条件作为一个根本不变的状态,从两三岁开始学和从七八岁开始学英语,最后的效果差别不大。”

燕山大学副校长张福成认为,目前我国尚没有明白针对外籍教师的法律法规,只有一些程序性划定,应尽快完善立法,完善外籍教师聘请标准及方法,以相关法律规范外籍老师的法律位置及权力义务。同时设立专门机构对现有的外籍教师进行资格、能力、道德与文化的综合评估。(半月谈记者周科 王晓丹)


本类栏目列表

Back to Top